相关文章

湖北“老西藏”沙棘般扎根(图)

荆楚网(楚天都市报)(记者熊爱玲 查昭 晏雯)7月14日发自西藏拉萨:巍峨壮丽的布达拉宫下,熙熙攘攘的八廓街头,常听到“老西藏”这一称呼。

记者了解到,这称谓,特指扎根在这里的内地援藏人。从当年进藏的18军将士开始,一批批落户西藏的内地儿女,共同铸造了“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忍耐,特别能团结,特别能奉献”的“老西藏精神”。。

寻访高原湖北人,不能不寻访这里的湖北“老西藏”。

在几位湖北老乡的热心指点下,我们在自治区粮食局找到了黄业铭老人。67岁的黄老,1959年从武汉来西藏,屈指一算,整整46年了。2001年,他从自治区粮食局党委书记、副局长的任上退下来。

黄老热情地把我们迎进门。半个世纪高原的罡风和火辣的阳光,将老人的皮肤吹晒得黝黑。

“这块土地赐予我们的太多了。”老人悠悠地说。

1959年,武汉硚口区粮食局年轻的共产党员黄业铭接到组织通知:到西藏去,支援那里的建设。当年8月,三辆解放牌卡车,载着黄业铭和38名湖北青年出发了。经过青藏公路上5天4夜的颠簸,他们进入海拔3600米的拉萨市。眼前的拉萨,没有一条柏油路,到处是坑坑洼洼的土路。

严重的高原反应几乎将他们袭倒。头晕、呕吐、失眠、胸闷……种种症状,让刚入藏的他们强烈不适,一天天痛苦却又顽强地承受、抵抗。

闯过了高原反应关,又要闯生活适应关。“糌粑、青稞、酥油茶,对于内地人来说,刚吃起来特别困难。空气干燥,喉咙发干,鼻腔出血,又吃不到新鲜蔬菜,那种难受的劲啊……”还有冬天,“再厚的棉衣棉裤穿在身上都不管用,睡觉时常冻得牙齿都发抖。”

一道又一道的难关,却没有难倒这些年轻人。建设新西藏的神圣使命,令他们豪情冲天:没有公路自己修,没有粮食自己种,没有汽车骑马走。黄业铭被分配到自治区粮食局不久,就到偏远的农牧区去了,与农牧民同吃同住同劳动。“不知道什么叫累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。”

1963年,黄业铭与一个四川姑娘在西藏成家,有了三个孩子,后来,三个孩子又有了自己的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,他们眼下都在西藏工作、生活、学习。

我们一直试图请黄老一家三代照张合影,然而,召集起来特别困难。上班的上班,上学的上学,好不容易等到晚上,女儿女婿又一直要加班到深夜。“等以后我们照了全家福,一定给你们寄一张来。”黄老遗憾地送我们出门。

是夜,漫步拉萨街头,在高原纤尘不染的朗朗夜空下,心灵变得格外纯净而透彻。

环顾这座世界“最高之城”,绚丽的城市霓虹辉映着沧桑的寺庙,厚重的历史与现代化神奇交融,感慨油然而生:“老西藏”们多像那遍布高原的沙棘一样,紧紧扎根大地,顽强地吐露着生命的绿色。正是他们的牺牲和奉献,才有了今日的新拉萨,新西藏。

新闻小资料·沙棘

沙棘,属于灌木或小乔木,生长高度一般为1.5米至10米,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,被国内外专家誉为21世纪最有发展前途的营养保健品和药用植物。沙棘的根系较发达,生长迅速,抗旱和耐寒性极强,是防风固沙及水土保持的良好树种。